刘强东案反转再反转 性侵案再起波澜 24G监控还原案发全过程

发表:2019年04月30日
本报综合报导

近日关于刘强东案的相关视频不断曝光,令案件反转再反转。在涉事女对刘强东及京东公司提起民事诉讼后,相关视频、录音也陆续被曝光。

刘强东案新视频曝光

微博账号名字为“明州事记”在4月22日上传了一些视频。其中一段视频是2018年8月30日刘强东与刘静瑶在明尼阿波利斯一次晚餐上离开的过程。视频中显示,刘强东起身后,刘静瑶也起身随他离开餐厅。

另一段视频则是刘静瑶、刘强东及刘强东助理一起进入公寓,换乘电梯,当刘强东助理离开后,刘静瑶手挽刘强东胳膊进入公寓房间。

左上图和左下图:刘静瑶称因为醉了,所以同样的路走过两次。第一次女助理跟在后面,第二次没有了女助理的身影。而在引路和进入电梯时,她把手搭在了刘强东的胳膊上。 右上图和右下图:刘强东被美国警方带走时的视频也出现在网络上。
左上图和左下图:刘静瑶称因为醉了,所以同样的路走过两次。
第一次女助理跟在后面,第二次没有了女助理的身影。而在引路和进入电梯时,她把手搭在了刘强东的胳膊上。
右上图和右下图:刘强东被美国警方带走时的视频也出现在网络上。

对此,刘强东律师4月22日表示,监控视频显示了与案件原告所陈述内容不同的案情。

南都记者收到匿名邮件称,有刘强东代理律师与女方当事人的谈判录音。根据录音内容,对话的双方是两名女性,一名女性自我介绍称是Caplan&Tamburino律师事务所的律师Jill Brisbois,另一名女性(下称“2号女性”)在对话中向对方确认其委托人的姓名是“LIUQIANGDONG”。“你可以告诉他,他可以给我一笔钱,我还需要他的道歉,否则我就会去法院提起诉讼。”2号女性向自称是Jill Brisbois的律师表示,自己不希望上法庭。

评论员王笃然表示,视频传出后马上就有大规模的水军操作,而刘强东是视频的最大获益方,这无疑让外界增加了对视频真实性的怀疑。

女方首开腔讲述视频细节

曾有不少人质疑刘静瑶是设局诈财,4月24日刘静瑶接受《财经》专访时否认,并解释该段录音是在刘强东快要结束被关押前所录,因她“当时没有律师,还遭受网络人身攻击,没有信心去和刘强东抗衡”,警方向她建议和解,并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了刘强东律师。而刘强东律师则主动致电她后,她提出道歉和赔偿的要求。

对于索要道歉和赔偿的音频,刘静瑶称,这是正当诉求,但音频中剪去了她在和对方律师对话中哭泣等情绪表达。

刘静瑶表示得知检方作出不予起诉决定后,立即决定准备民事诉讼,“之所以过了4个月,是因为我的律师在刑事程序后需要足够的时间从检察院拿到相关文件和材料,从而撰写民事诉讼书,也需要进行进一步相关的调查。”

对于“明州事记”稍早发放的视频,以及其后“陈纯Camus”的回应,刘静瑶的解释是“陈纯Camus”是她朋友的老师,“陈纯在看到‘明州事记’发的被大量删减的视频后,向我要了没有一点删减的完整版,我给了他。”虽然因时间太长亦有所删减,但内容没有缺少,“可以证实我在吃饭时一直是坐刘强东旁边。”

“明州事记”的另一个视频片段称刘静瑶“主动邀请刘强东进入”房间,刘静瑶解释,实际上事前已在车上让刘强东“口头承诺不碰我”,“我在电梯迷路时,刘强东说了句‘你是不是不认路啊’,我就道歉说‘我喝多了,非常抱歉’。紧接下来刘强东拍了拍我的手臂说,‘那挽着我走吧’,快出电梯又说了一次,我没敢拒绝,就保持距离挽了。”

她指,这些视频及录音都是案件基本资料,与民事诉讼起诉书的内容没有冲突,决定完整公开“是因为不想因为一些人有目的性的删减案件材料,引导言论而造成对我的污名化”,并相信发布经剪辑的视频是刘强东一方,目的是“利用媒体试图控制舆论导向。”

4月26日,刘静瑶向财新网介绍案发全过程。她说,一开始的心态是自认倒楣、想息事宁人。于是第一次朋友报警后,她先是告诉警察自己被强奸,后来又改口说自己是自愿的。

财新记者获得的一份时间显示为,2018年8月31日的出警随身摄像机视频,验证了刘静瑶的上述说法。

刘静瑶还称,她从车上一直到公寓里,一直在与刘强东“僵持”,又因忌惮他的权势,不敢激怒他。最初以为刘强东只是送她回家,没想到进入公寓后,他并不离开。从8月30日晚约9点半一直到次日凌晨3点左右,刘强东一直在她公寓里。她一直尝试以他已婚有老婆孩子等理由劝说他停止侵犯自己。

4月17日,刘静瑶锲而不舍的向刘强东和京东集团提起民事起诉。对于此案最终结果,外界拭目以待。